专访丨刘世锦:2018经济进入稳定性和持续性增强阶段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30 10:54

——访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

刘世锦(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慧

  近日,多位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增长信心保持平稳。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从2016年开始,我们提出中国经济已经接近底部或开始触底,逐步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从2017年的情况看,中速增长平台初步确立。

  刘世锦认为,2017年底出现企稳回升迹象,成为经济增长中的积极力量,但不能期待出现以往那样的高速增长。按照国际经验,大体上就5%左右的增速。存货、出口和生产性投资逐步进入回升期,有可能对基建投资减速形成对冲。这样,中速增长平台大体上能稳得住。宏观经济逐步进入我们曾说过的“大L型+小W型”的运行轨道。

  降风险、挤泡沫、增动能、稳效益

  刘世锦分析,2018年上半年,终端需求可能会有一个季节性回升。房地产投资在扣除价格因素后,已经处在负增长状态,2018年将会在零增长附近徘徊。基础设施投资是一个大的不确定因素。目前这部分投资在终端需求增量中是最大的,如果防控风险、治理地方债特别是隐形债务的力度加大,基建投资增速可能下降,这样中速增长平台将会有所下移。而且生产性投资已处低位,存货、出口和生产性投资逐步进入回升期,有可能对基建投资减速形成对冲。这样,中国经济将会进入一个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阶段。

  党的十九大以后,社会各界又出现了“大干快上”的期待。关键是“干什么、上什么”,在刘世锦看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阶段已经过去了,不能认为只有把速度推高了才叫有所作为,才有成就感。十九大报告提出高质量发展,提出攻关期,提出三大攻坚战,这些事情比简单地提高速度难度更大,更需要有所作为,做成了也会有更大的成就感。当前最重要的是做实做优而非人为做高中国经济,就是要降风险、挤泡沫、增动能、稳效益,提高增长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刘世锦表示,降风险,主要是降低地方债务风险和其他方面的财政金融风险。挤泡沫,包括一线城市房地产泡沫和大宗商品泡沫。增动能,重点是提升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动能。稳效益需要特别强调,去年下半年以来,企业效益明显回升,但集中在上游行业,分布不平衡。应当争取企业盈利在行业间形成较为平衡和稳定的分布,这样也可以为企业降杠杆提供有利条件。

  高质量发展系统性进入新的状态

  “我们不要人为推高增长速度。”刘世锦判断,实现2020年两个翻番目标,今后三年每年增长6.3%就够了。到了中速增长阶段,潜在增长率5%左右,实际增长5%—6%,也可称之为高速度。

  “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过程中,不仅速度在改变,结构、动力、制度、政策等都在相应改变。”刘世锦认为,重大结构性问题的理顺与调整是无法回避的重要挑战。这类问题包括行政性垄断导致的效率差异、脱实向虚背景下的经济泡沫、收入差距与社会阶层固化、创新驱动发展所需的自由探索环境等。从长期看,解决这些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创造条件,也需要一定的历史耐心。然而,同样确定的是,不解决这些问题,或者不将其控制在可承受范围内,高质量发展将难以实现。一些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主要是受制于相同或相似的结构性矛盾。要成功实现高质量发展,转入高收入社会,必须坚定不移地打赢解决这些重大结构性问题的攻坚战。

  在刘世锦看来,在产业结构维度上,包括制造业在内的工业比重下降,服务业比重相应上升,是这一时期最具规律性的变动。服务业今后发展的重心,是包括研发、设计、信息服务、物流、咨询等在内的生产性服务业,包括医疗卫生、教育、文化、体育、娱乐等在内的社会和个人服务业。而这两个重心分别对应了制造业升级与居民消费结构升级。

  与生产性服务业直接相关的是制造业。刘世锦说,中国已经成为制造业大国,坚持发展制造业导向不动摇,有条件形成一大批具有长期稳定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行业和企业。这样,与德国相似,中国制造业比重将会高于标准模式,在全球分工体系上独具优势。在这一制造业体系中,相当大的部分可能表现为知识密集型的制造业与服务业的深度融合,这正是现代化经济体系中实体经济发展所追求的目标。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蒋帅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