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将关站:管理混乱或为主因 王思聪11月已撤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3-08 14:45

腾讯《一线》作者 李儒超

在被传出破产多日后,熊猫直播即将迎来它的最后时刻。

据一位熊猫直播员工透露,在本周三宣布对员工进行遣散后,今日将迎来集中离职期,其主要的研发、运维、运营、产品人员都将离开,仅留下财务、行政等少量部门留守。

“善后还需要一段时间,公司账目还需要等待清算小组来接管,至于何时关站已经不重要了,可能是随时”,该人士透露。

据了解,在遣散员工前,熊猫直播约有近500名员工,赔偿统一为半个月薪资。虽然在宣布遣散员工同时,该公司表示已经帮员工安排了多家公司的用人需求,但一位直播行业同行直言,这一表态并无实质性意义。

“最近一个月我们公司已经收到了多份来自熊猫直播的简历,僧多粥少,前景不太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股东360的部分技术人员,早在去年底开始就已陆续回流,似乎幸运的躲过了这一劫数。

而在其网站上,自昨日开始就大量出现主播告别信息,平台审核团队已形同虚设。熊猫直播COO张菊元感叹,老用户都来送行,新增安装量400%+,好多老主播回来开播。

“多么希望这只是一次营销事件”。

但这无疑已经是熊猫直播的终局。熊猫早已是大股东王思聪的弃子。早在去年11月,王思聪就已将其持有的部分股票质押给另一股东360,其带来的高管,也在随后悉数撤出。

“失宠”的熊猫直播,自那时开始,就一步步滑向深渊。只是谁也没想到,熊猫的终局比预想中要悲情太多。

王思聪的弃子

根据工商信息,直到现在,熊猫直播第一大股东仍为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持股40.07%。该公司为王思聪的个人独资公司,王思聪透过该公司控股熊猫直播,仍被视作其实际控制人。

但在去年11月16日,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就将其手中的股权质押给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涉及股权数为1550.45万。

据了解,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由奇飞翔艺(北京)软件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为360董事长周鸿祎名下公司,周鸿祎本人担任其法定代表人。

北京奇虎科技(360)原本就持有熊猫19.35%股份,现任COO张菊元同样也是当初360入股后空降而来。

这也意味着,王思聪早在去年11月就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处理给360公司,后者可能也是熊猫直播当前真正的话事人。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几乎在王思聪撤出熊猫直播同时,早期加入熊猫的多名高管也随之撤出。包括前日被曝出已离开熊猫直播的副总裁庄明浩,也并非近日离职,“早先就走了,很久就没有看到了”,只是迟迟未对外界公布。

庄明浩本是王思聪挖来处理熊猫直播日常事宜的高管。长期以来,外界普遍认为,王思聪虽自任CEO,但代行CEO职责的正是定期与王思聪会面的庄明浩。但2018年,随着张菊元的曝光次数逐渐增多,庄明浩被边缘化的态势也日趋明显。

在由360团队完全接管熊猫直播后,熊猫直播也实质上彻底丧失了王思聪支持。

但这时,弹尽粮绝的熊猫已经走在了悬崖边上。数月间,360系的高管团队也曾做过拯救尝试。包括与多家直播平台接洽收购、合并事宜,或寻求上市的可能性,张菊元甚至还在去年底宣称,2019年Q1熊猫直播将宣布从巨头手中拿到融资,估值超50亿元;同时,公司2018年底还将启动上市,香港、美国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

但唯独亲自向360寻求对熊猫输血,从未在可行范围内。

360不愿出钱,同行不愿收购

在成立初期,360所承担的角色主要是为熊猫直播提供技术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奇虎科技在2016年9月参与了熊猫直播A轮融资,当年11月又对其进行了一次战略投资。A轮融资时,熊猫直播估值为24.07亿元人民币,投资方以6.5亿人民币的价格取得了熊猫直播27%的股份。之后的战略融资,奇虎360并没有披露投资金额和获得的股份比例。

而当时的战略投资,可能在数额上也并不大。按照360在熊猫19.35%的持股比例与熊猫直播A轮融资时24.07亿元人民币的估值计算,360在这轮战略融资中投入可能不会超过5亿元。对此,周鸿祎也语焉不详。

这也是360对熊猫最后一次进行资金支持。

进入2017年,熊猫直播共完成了两次融资,A+轮由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资本完成,B轮则获得由兴证资本领投,汉富资本、沃肯资本、光源资本等跟投的10亿元融资。

忙于筹钱私有化的360在两次融资中悉数缺席。

由于直播商业模式长期缺乏造血能力,没有新融资进入的2018年熊猫已然在烧钱大战中掉队。在2018年上半年,熊猫曾积极接触过一轮资方,但当年3月腾讯同时对斗鱼、虎牙注资后,行业形势骤变,处于行业第三却无巨头支持的熊猫地位变得异常尴尬,无论是融资还是出售,都陷入僵局。

“这是一门烧钱的生意,如果不是巨头,已经不敢进来与有巨头支持的同台竞技了”,当时一位直播行业高管如此告诉腾讯《一线》。

而在2018年10月,庄明浩同样也在接受中国经营网采访时直言,无人收购,“他太特殊了”。

内斗不止

但也正是2018年,并未对熊猫输血的360,却通过其派驻的高管对熊猫实现了更加高度的控制。

一位曾在熊猫直播任职的员工告诉腾讯《一线》,从2016年开始,360系与王思聪招来的管理团队就有很深的嫌隙,“主要还是360系高管想在公司内部争夺话语权,真正做事的人都走了”。

在多位熊猫前员工看来,熊猫如今的衰落,内斗是其主要内因。

在2017年,行业热潮以及熊猫自身的高速增长掩盖了这一弊端。根据极光大数据,2017年12月时熊猫直播日活260万,位列游戏行业第三,且比一年前的130万整整翻了一倍,增速超过同期也在高速增长的斗鱼、虎牙。

“当时什么都不做,流量都蹭蹭的往上窜”,一位老员工回忆。这也给了大量高管内斗的空间。

在斗争最激烈的时候,两方都僵持不下,宁愿少做事也要避免被对方挑刺。这使得整个2017年,熊猫在运营层面几乎毫无亮点。

一位曾在熊猫直播过的主播曾告诉腾讯《一线》,相比斗鱼、虎牙等平台,熊猫在很大一段时间内在主播圈评价很高的原因,正是松散的KPI机制。在绝大多数平台,为了保证全天24小时均有头部内容,运营团队对签约的头部主播都有很强的约束,包括每周直播总时长、每日直播时间段都有限制,唯独熊猫,几乎全凭主播个人爱好。

此外,由于熊猫直播有不少头部主播甚至是王思聪本人的朋友,这无疑也增加了运营难度。只是,缺乏管理团队后期对主播的统一管理,使得熊猫直播长期以来维持着最开始王思聪拉人气时的样子。

而管理团队忙于内斗、互相牵制,也为2017与2018年关键的战略制定、转型造成了难以忽视的巨大障碍。

到360系高管已经把握住公司管理权时,熊猫已经积重难返。

如今熊猫直播已经无人接盘。知情人士告诉腾讯《一线》,熊猫直播尚有超十亿元的负债,这可能才是其无人问津的真正原因。“直播大战已经过去,各家都在尝试获取正向现金流渡过寒冬,没有人还愿意拿出这么多钱去啃下这块早已无足轻重的份额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