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平价时代的到来,比最乐观的预期更早、更急(内含社评)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9 16:47

光伏平价时代的到来,比最乐观的预期更早、更急(内含社评)

2018-06-09 15:09来源:中国能源报能源/新能源/技术

原标题:光伏平价时代的到来,比最乐观的预期更早、更急(内含社评)

平价时代来了!比最乐观的预期更早、更急。

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531新政”),通过下调补贴释放强烈信号——限制需要国家补贴的光伏电站规模,鼓励不需要国家补贴的平价光伏发电,且执行无缓冲期,通知下发次日即进入执行阶段。这意味着,“531新政”提前激活了国内光伏平价上网的新时代。

截至记者发稿,“531新政”正好出台一周,光伏行业受到的剧烈震荡有增无减且仍在持续发酵。最直接的反应来自资本市场,国内股票市场光伏板块连日来集体全线下挫,其中多家行业领跑型企业股价连续数日遭遇开盘即跌停,一周内数百亿元的市值蒸发。在此背景下,新一轮产业洗牌已至,每一个光伏人都将或被动或主动适应新政开启的光伏新时代。

文 | 钟银燕

中国能源报记者

“猝不及防“

据记者了解,按照国家规划的路线图,国内实现平价上网的时间是2020年,行业自身对此的预判更显乐观,普遍认为2019年光伏产业将进入平价时代。但“531新政”的不期而至将光伏平价时间节点进一步前移半年,让缺乏心理准备的行业有些“猝不及防”。

“531新政”之所以让国内光伏人陷入“集体恐慌”,与德国同行的前车之鉴有密切关系。

自2012年取消光伏补贴后,德国的光伏装机增量随即遭遇腰斩,从7.6吉瓦速降至3.3吉瓦。时至今日,德国每年的光伏新增装机量仍在1-2吉瓦的低位徘徊。即便是在实现平价上网后,德国光伏市场的低迷状态也未见改观。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光伏市场安装量骤减的压力最终被传导至本国的生产制造端,导致德国本土光伏企业在1-2年内全线崩盘,相继倒闭,而这正是顿失方向的国内光伏企业最担心的问题。

但行业专家提示,与德国不同,国内制造业具备天然的成本优势和较强的市场竞争力,“531新政”也将为一些优势企业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洗牌在即

有行业专家分析指出,“531新政”后,光伏行业将进入深度调整期,大量落后产能将直接出局。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531新政”的出台不是为了控制光伏规模发展,对于先进技术、高质量产品、不需要国家补贴的电站项目“是留了口子的”。

显而易见的是,脱离“国补”后的光伏行业将全面接受市场的洗礼和考验,整个行业洗牌在即。

“国家取消补贴的实际行动比行业预判早,对企业冲击也是始料未及的,但我们对此也早有预判,因为迟早有一天都要实现平价上网。”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正泰在海外的项目90%都是平价,没有任何补贴。国内市场因为一些非光伏成本因素,还需要一定的补贴支持,但总体而言,在这个时间节点走到市场化交易是比较正常的。”

据记者了解,已具备全球竞争优势的中国光伏行业,在多晶硅、晶片、电池片、组件等产业链各环节持续发力,以科技创新推动了度电成本加速降低。

在光伏产业链上游的多晶硅领域,以协鑫集团为代表的企业正在新疆、内蒙古等低电价地区建设工艺水平更高的低成本产能。协鑫今年在新疆建设的煤、电、硅、网、云一体化产业链项目投产后,多晶硅成本每公斤仅为50元人民币,较当前的国内售价大幅下降约45%。2019年,其多晶硅产能预计将达15万吨,可完全满足国内市场总体上40吉瓦的组件材料需求,从而有力推动组件价格的进一步下降;同时,叠加铸锭单晶、硅基纳米复合电池等“黑科技”的组件成本也将进入每瓦1.5元的价格区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面对“531新政”,一些发展均衡、提早布局海外市场的企业表现得较为淡定。

海外市场占比70%的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业内普遍对下半年国内市场持悲观态度,但国家取消补贴是为了通过政策驱动行业彻底洗牌,淘汰部分落后产能,打压部分非理性扩张的企业,避免产能严重过剩,让光伏产业在各环节实现平衡发展。“比亚迪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相信经过这次行业洗牌,有实力、有技术的企业会有更大的发展前景。”

配套政策待跟进

在控制规模的同时,“531新政”也为光伏产业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鼓励光伏发电与用户的直接电力交易,有效降低交易费用,继续推进新能源、微电网等有利于分布式光伏发展的新业态和新模式,提升光伏发展质量,促进光伏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光伏平价上网时代已经开启,行业自力更生固然重要,但政策的进一步完善也必不可少。记者日前获悉,政府目前正在积极协调拖欠企业近3年的光伏补贴。

可以预见的是,在“531新政”之后,国内光伏应用市场将出现明显的转变,自发自用将成为重要的应用形式。其中,允许“隔墙售电”是启动这个市场的关键。

为实现光伏行业在政策补贴与市场运行之间的平稳过渡,行业专家建议,国家相关部委有必要出台税收、土地、金融等相关政策,尽快降低光伏非技术成本,以便尽快启动“不需要国家补贴的光伏发电市场”。同时,落实对各省(区、市)的可再生能源占比刚性考核,实现地方政府对光伏发电由“国补利益驱动”向“减排考核驱动”的切换。

对于最为敏感的光伏价格,专家更是呼吁,为光伏发电设置类似于天然气、核电的上网标杆价格,以避免一味追求低价中标,导致光伏行业陷入“后劲不足”的困境。

社评:光伏告别补贴是大势所趋

“531新政”意味着国内光伏补贴时代的终结,也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这一划时代事件正催生光伏行业的嬗变,虽有阵痛,但也只是成长的代价。

新政出台一周来,业界争论持续发酵,但所有的声音都绕不过补贴问题。光伏行业是否还需继续补贴?补贴是否拿多了?补贴是否该降低甚至取消?行业内外、产业链上下游的观点不尽相同。

对光伏这样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新兴产业,国家总是希望“扶上马,送一程”,有的放矢地引导其成长。

从最初海外代工,到成长为领跑全球的高新技术产业,中国光伏仅用了十年时间,政策扶持功不可没。

回望十年发展历程,国家推动光伏产业发展的路线始终清晰可见,即政策补贴与市场化竞争并行。这足以解释当年推动“金太阳”示范工程之时,国家缘何同步试水10兆瓦敦煌电站的特别招标。

作为未来能源转型的重要方向,光伏产业发展初期借财政补贴之力撬动市场无可厚非。除了国家统一补贴,光伏还享有地方、项目、企业等多种形式的补贴,而这些正是新兴行业发展初期培育市场、保护产业的“常规动作”。

放眼全球,光伏等新能源产业仍然高度依赖政策驱动,补贴重点仍在于弥补存量光伏电站所承载的前期研发和产业化成本。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仅有不足26吉瓦的光伏项目进入国家补贴目录,相应的财政补贴金额为270亿元。经过测算,若对国家规划的到2020年160吉瓦目标进行补贴,也仅需570亿元的资金。2017年中国光伏全年装机53吉瓦,其中分布式增幅超过360%。分布式的飙升,导致本就紧张且已拖欠数年的财政补贴压力骤然增大。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531新政”也是财政部要求合理把握行业发展节奏、加快光伏补贴退坡、降低补贴强度的现实选择。

此次新政的出台时间虽比业内预期提前了半年,但凭借技术进步、成本下降,优势企业已经拥有去补贴的生存本领,距离平价上网仅差“临门一脚”。

任何行业的发展,一定是由领跑者决定走向。新政必将推动光伏行业的新一轮洗牌,淘汰部分落后产能,打压部分非理性扩张的企业,避免造成产能严重过剩,确保整个行业的平衡理性发展,进而为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提供足够的空间。

新政预示着光伏行业全面开启了市场化竞争。大势已至,主动适应、顺势而为、谋求先机,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End

责编 |卢奇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